人生是各种不同的变故、循环不已的痛苦和欢乐组成的。那种永远不变的蓝天只存在于心灵中间,向现实的人生去要求未免是奢望。

站在现在看过往的流年

打喷嚏 Sinly 20396℃

我们在时间的迁移中,慢慢长大,这是大自然无法更变和生命周期的客观事实.有些人离开,有些回来.我们的关系从陌生到熟悉.然后因为熟悉开始陌生.这是一个过程,一个我们长大必须适应的过程.
   我总是喜欢站在现在看过去的自己,细数自己的经历。我很享受这个过程。因为我很容易满足。有人说,容易满足的是会比较幸福。我想我是一个幸福的人。
   从前,有人说我的性格内向。不喜欢说话。不喜欢和别人说过多的关于自己。我现在总算明白从前的自己为什么总是喜欢沉默了。也许,先前的我的选择便是正确的。这个世界因为变化然后有些地方开始变的肮脏起来。也许因为人心的变化和叵测,亦或人的外表伪装的过于美好。用善意的面容包裹和隐藏邪恶的心思。熟不知道,当你回头,也许他的笑容展露在脸上,然后被地里给你一丝带血的疼痛。
   而现在,我喜欢说话,说很多很多的话,认识很多很多的人,各类的人。有混混。有心理有障碍的。有无比疯狂只会瞎疯忙闹的无所事事。只是看多了过往的些许肮脏,然后适当的在自己真实的句子里搀杂上善意而无害的谎言。有时候,我悲哀的发现,自己对别人那些并不真心的关心。表面上那些句子温暖人心。而我的表情却冷冰冰的。我丝毫感觉到温暖。
   我认识一个女孩。在去年过年的时候。她喜欢伤害自己。我说的这种伤害是她喜欢把所有的伤痛都放在心里。然后到了无法压制的时候,对自己的身体作出伤害。我们是同一座城市的。我没有见过她。是有一次无意中心血来潮的想做空间。然后问朋友会不会做空间。朋友给我介绍的。只是间接性的聊了几句和QQ空间有关的话题。她喜欢那些花花绿绿的钻石。所以,我看到她QQ上的付费业务开满了。她的空间做的很好。我把那当成是一种耐心坚持后应有的成果。后来听朋友说,她那个人神神经经的。总是喜欢一个人发呆。后来和她聊的比较深入生活的时候,渐渐的知道了很多她的事情。她也很乐意开始和我说起曾经和现在她的生活与身边的朋友。而她经常说一些我不懂而莫名其妙的话题。就像你朋友和你聊工作的事然后她突然插上一句你说了没有。让你感觉别扭。问朋友才知道。和她玩在一起从小到大的朋友和她的男朋友好上了。
    她说,我不知道是自己真的爱不爱她。还是因为友情而割让。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么伟大,而和她的友情也不会重要和伟大到让我退出。而他们竟然也心安理得的在我面前打情骂俏。我现在算什么。也许我不爱她。
    我能做的只是沉默。很多东西我不了解,然后不会去随意的做出评论。
    她吸烟然后胃不好。吃不下很多东西,她说,我早上吃不了东西,就算吃了走到家楼下的时候又会吐完。痛的像是要把我的胃也吐出来。她还经常失眠。我12点以后躺在床上用手机上QQ。偶尔起床去厕所的时候,还看到她在线。我不知道她整天忙碌什么。问她,她说,很多时候只是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离开电脑却又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能做什么。
    从朋友那里知道她初中毕业以后就没有上学了。她喜欢文字。和我一样喜欢。但是,她的文字却比我伤。她说,我不相信任何东西。他们太虚假。让我觉得恶心。当我放假回来的时候,我问过她。我问,那你想过自己以后做什么吗?
    她说,不知道。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。想做什么。可以做什么。她知道自己碌碌无为却又不知道能做什么。我想她应该很迷茫。那个时候,我像个奶妈。苦口婆心的和她说。我想,我是真正的想让她好起来。
    我说,珊,就算所有人都不希望你好起来,我也会是唯一一个希望你的生活能好起来的。你也要相信自己,不能放弃自己,不能自暴自弃。你想想,多少年以后当我们都事业有成坐在一块谈自己的过往。那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
    那个时期,我成为了她最信任的朋友。她在QQ上资料上这样写着。XYX,你是我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想珍惜的人。
    那天,我的朋友复制给我看,我才知道。她的表达方式就是把自己感谢的话写在自己的资料上让别人知道。而我,却是不喜欢看别人资料的人。
    聊的多的时候,她会间接性的和我说起她的家庭。她说。我现在变的很冷血。我看着他们俩个吵架吵的天翻地覆却无动于衷。反而冷笑。上次,我和我弟弟吵架。我拿菜刀去砍他。你说这算什么亲情。
    我问她,有没有受伤。她说没有。对于她的家里的事情,我只是间接性的知道一点点,很少的一部分。
    她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,会和我说起她的理想,那是我大一第二学期刚开始的时候。我在长沙。她说,我想当会计。想找一家技校或者大专。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。她说,我想好了。也许正如你说的那样。我的未来也许会比现在好,好的多。所以,我会好好的让自己好起来的。谢谢你。
    我问,那你联系好了吗。她却说没有,要等做完手术后才会去考察。她说,妈妈已经答应带我去医治我的眼睛了。今天的12月。妈妈说,夏天的天气太干燥,对眼睛的恢复不好。所以,明年的这个时候,我才会去选择去上学。
    看到她打的这些句子的时候,我突然很想哭。为了上天对她的不公平。胃痛,感情遇挫。友情被出卖。亲情冷淡。眼睛还不好。我曾经一直以为,这个世界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。现在才明白。以前我们嘴上所说的不公平,在我们的身边,在现实生活中,这个还算太平的年代依旧继续在某些人的身上残忍的上演。
   现在,我想上帝的耳炎开始慢慢好起来,听到了我的祷告,开始眷顾一个叫珊的女生。然后她能很开心的对我说.你知道吗.我的生活真的就像你说的那样慢慢好起来了.
   呵呵。我笑笑,其实,是你自己改变了当初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与态度,现在的你积极的面对生活。理所当然的你的生活开始渐渐好转起来。心态决定一个人很多因素。
    站在现在看过往的流年。我们明白一个道理然后也不必抱怨生活的不公平。经历和认识珊的过程,我更加相信一句话:不管生活坏到什么程度,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。

转载请注明:Sinly's Blog » 站在现在看过往的流年

喜欢 (0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