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是各种不同的变故、循环不已的痛苦和欢乐组成的。那种永远不变的蓝天只存在于心灵中间,向现实的人生去要求未免是奢望。

《晚秋》与《断背山》价值观里的爱情

打喷嚏 Sinly 1638℃

晚秋:在这个即将逝去的秋天,突然造访的爱情。

一个犹有甲骨文长久而无法考究的忧伤、并且让思想脱离社会很久四处游离的女人。

一个虽然知道无力抗拒结果,明天不得不返回监狱,但既然爱情降临,却无论如何也要爱一场的女人。

而汤唯就是安娜:她有着褒曼的神采和斯特里普的勤奋。

一个骨子里透露着对这个世界的玩世不恭,以出卖脸孔为生活依靠玩弄别人情感为寄托的男人。

一个虽然眼神里无时无刻彰显出的暧昧,在看到触动自己心灵女子的那一刻,两颗寂寞的心也渐渐地越靠越近。

这就是勋。

 

其实,我很不愿意认真的去看任何一部爱情文艺片的。特别是像《晚秋》,它的故事本身,已经让人很不可思议了——两个国家的一对男女,男女本身都持有特殊经历,却在另外的一个异国他乡去发生这样一段故事。先不说故事的背景,就单单的从角色本身存在的文化差异,就不难想象,对于导演来说,要把握三种文化之间的交叉,这其中存在的挑战与风险。当你看完《晚秋》重新去思考当中编剧和导演想表达的思想的时候,你尝试着把故事一层一层的剥离开来。于是,你开始想象:勋用微信摇一摇,发现安娜就在离自己2米不到的地方,赞同一辆巴士,然后勋问安娜,“你有30美金吗”。最后,安娜说,“你想要我吗?”而《晚秋》的出现,却将一段最有可能发展为一夜情的故事,不但拍的含蓄纠结并且节奏缓慢让人觉得压抑,而且因对男女角色身份的特殊定位,使影片无形中增加了一重哲理性的思考,诸如人之好坏,事之偶然必然。导演是个作者型的导演,他本身就是那种偏文艺气质的创作者,而《晚秋》无疑体现出导演的Fantasy Realism情怀。打破那种传统摇一摇只为某种目的,空洞而乏味的欲望。

看《晚秋》这样的文艺片的时候,你总是会想到很多类似的同类影片,比如《爱在黎明破晓时》,同样是一段转角的偶遇,同样是一份不期而遇的爱情,却在截然不同的故事背景及东、西方文化氛围的差异下,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效果,《晚秋》的纠结与压抑使这段爱情看起来更像深秋远山的风景,总感觉隔着一层挥之不去的浓雾,美好却虚幻,虽然不可否定,符合电影的整体;而《爱在黎明破晓时》中刻画的爱情则有着一种水到渠成的自然,那种有如露珠般清新,香茗般隽永。

 

我个人比较倾向于《晚秋》这类文艺片。虽然电影本身的名字,跟随着电影的播放,已然向你透露出它的结局。但是他却符合我的看片取向。看完《晚秋》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另外一部电影——《断背山》。尽管俩个男人的爱情在现代社会已经得到认同,但是和别人聊起的时候,朋友还是会说:不管怎么样,俩个男人在一起很恶心。

在我看来虽然俩个男人在一起,并不能让我接受,但是我却不会嗤之以鼻。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把《断背山》里面的两个男人,换成一男一女,可能也会是一段很感人的爱情故事。后来仔细一想,发现,如果那样的话,电影里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,已然没有了存在的意义。

其实,最让我好奇的不是《断背山》里面的故事,而是拍摄这部电影的李安。我至今都很好奇李安出于什么样的思想状态下,完成这样一部电影。于是,我开始在互联网上查找资料,在翻阅了无数的报道与访谈之后,终于找到一篇访问讲诉了关于《断背山》的某些片段:“在这个世界,可能存在著很多压抑,大家积压了很久,忽然出现一部探讨心灵,可以让大家慢慢咀嚼的电影;所以,《断背山》的成功,我想跟这个社会的情况,有著莫大的关系。”

虽然从电影的成功上来解释关于电影本身所抛出的疑问,但是这个解释还是无法完整而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。如果说探讨心灵的多角度,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同性爱情故事去讨论。于是,我接着往下找,发现他之前拍的《囍宴》也是有关同性爱情题材的。然而,让我惊喜的发现,在旁边有这样一段话:“从同性恋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,我觉得很奇怪,也很荒谬,好像我写的《囍宴》,片中喜事假戏真做、当伦理遇上自由民主的冲击、进而谈到传宗接代与父亲形象,通统都是荒谬的事。如果同性恋是少数族类,他们就要努力适应这个主流社会,但主流总会排斥异己,好像以前,父母总会强迫惯用左手的子女用回右手,明明用左手投球、打拳都可以发挥所长,为什麼一定要强迫他们用右手呢?”读到这里,结合李安当时所处的环境,我觉得自己的有关解释的这个思维,渐渐明朗起来.

电影中的俩个主人公:Ennic和Jack。Ennic性格沉郁寡言, 而Jack活泼开朗。故事的交接点从Ennic和Jack,19岁第一次遇见讲起,一直延伸到Jack的死去,而结局,以饱受沧桑的Ennic怀着对爱人的思念黯然神伤而结束。婉转曲折之间,为大家勾勒出一副Ennic和Jack,20多年的情感画面。

《断背山》的总体思想其实都是想用一种犹疑而备受阻碍、最终化为心底悲哀、一段为世不容的爱情,来表达爱的主题。而这个主题,被分割为三个阶段,一幕一幕为我们,娓娓诉说着它的含义。第一个阶段:是从双方的性格来表达这种压抑的爱。Ennic天生沉默寡言,而Jack活泼开朗无所不谈。理所当然,因为这种性格上的差异。在爱情的世界中,Jack一直处于一种主动出击的状态,而Ennic的被动无疑的导致这段爱情的进程,一直处于一种无法明确的暧昧状态。Ennic的这种性格和被动的状态,直接导致了20多年来,两个人只能通过一年一次来断背山来缓解各自的相思。

Jack一直很希望和Ennic在一起。多次提出要和Ennic在一起。而Ennic却总是有意无意的退却。这导致了两个人之间很多的不悦。其实Ennic非常想和Jack在一起,只是,年少时候的他,亲眼目睹了被歧视者所杀的惨状,造成了Ennic一直不敢去爱。以至于,当19岁那年,俩人第一次分别,Jack暗示还会见面的时候,Ennic所表现出来害羞与含糊。性格天生内向的Ennic,只能在Jack走后,躲在角落里歇斯底里的哭泣,用拳头一遍一遍的敲打坚硬无比的墙壁。用以悔恨自己缺少挽留Jack的勇气而自责。

第二个阶段:用对爱的领悟和升华来表现爱。两人19岁分别后,各自结婚生子,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。4年后的再一次重逢,两人那用力的拥吻了令人印象深刻。原来,时光的流逝,并没有冲淡心中那份帜热的情感。之后的二十多年,由于Ennic心中的阴影,两人一直没能在一起。直到得知Jack的死讯,Ennic来到了杰克父母的农场,想把Jack的骨灰带回到二人初识的断臂山。在Jack的房间里,他发现了一个秘密:初识时他们各自穿过的衬衫被整齐地套在了同一个衣挂上。这个秘密让Ennic潸然泪下,他才意识到Jack是多么爱他,自己又多么深爱Jack。后来,Ennic的女儿来告知父亲自己即将结婚的消息,Ennic问女儿“他爱你吗?”听到女儿肯定的答复后,Ennic不禁黯然:女儿用两年时间就确定了自己的所爱,而对于Jack的爱,自己却用了整整一生。只是等到自己确定的时候,所爱的人却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第三阶阶段:用悲剧去表现爱。因为和Jack的那份爱,Ennic和妻子的婚姻并不美满。Ennic的妻子爱着Ennic,当得知Ennic和Jack的关系时禁不住泪流满面。Jack对Ennic付出了二十年的等待,其中的寂寞可想而知,但终究没能等到爱人。Ennic离婚后也没能接受其他的女人,过着落魄孤寂的日子。得知Jack死后,Ennic更是离群索居,只珍藏着两人的衬衫和一张断臂山的照片,俨然那就是他的全部。爱在这里以悲剧告终,以无尽的寂寞收尾。

李安说过: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。断背山就像一个世外桃源,用它那广阔的胸怀接纳了一段为世不容的爱情.

转载请注明:Sinly's Blog » 《晚秋》与《断背山》价值观里的爱情

喜欢 (1)or分享 (0)